从A到Z

冒泡。。。

冬末春初的时候经常能看见云龙湖里有大爷游泳。那段时间徐州的空气质量还很差,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湖面,同行的人指着远处稍有涟漪的湖面说看有人在游泳,你才能看见大爷露出的脑袋。我最讨厌那时候的天气,冷得出奇,别说游泳了,就是在湖边吹冷风,也需要很大的勇气。于是没有多少感觉的,春天就在枝头短暂的花开花谢里结束了。漫长的夏天到来了,疾驰在高速上的风,乱入车里的苍蝇,落雨之后的黄昏,猝不及防的聚散。前两天睡前躺在床上想两句话:紫色的天空伸出触角,吮吸着深渊里的虹。后来的都忘了。

喝了点酒,把这首歌单曲循环了一晚上。
想起在南京的那天上午,出门的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。我们穿着雨衣拉着手一起去地铁站。半路上他说我给你唱首歌吧,然后就唱了这首。我跟着他哼了起来,都忘了是怎么绕过那些坑坑洼洼的。我去南站,他去火车站接人。我们要坐的地铁方向是相反的,分别是迟早的。在车厢关门的前半分钟的时候我还是亲了他。
再后来呢,并没有在一起。我不爱他,只是这种相聚分别的感觉让我觉得难过。我知道我以后再去南京,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,但我知道他就在那里。

「我爱南京」

该看新的书了。

拒绝理性。

总是觊觎夏日里的云,因为你说它是棉花糖。有时候你会出现在我梦里,没有云也没有棉花糖,世界是荒芜一片的。你比整个夏天更加湿热,像一团水汽,带着好闻的味道。一整个夏天过去了。我还爱你。